18
书名:玛丽苏史诗 作者:华瑾萱 本章字数:2245字 更新时间:2021/05/08 15:37:05

令人惊奇的是,沈从白早早的便来到了学校,端正坐在属于他座位上,见她走进教室,那双审视的双眸就一直停在她身上。

随着她渐渐走进,见到他也只是呆呆一愣,没有其他的表情,他心中不由一愣,难道?

坐下来的乔初语,拿出书本与笔,佯装认真复习,心里却很七上八下,很不是滋味。

沈从白奇怪的眼光一直停留在她身上。班主任走进来说:“现在轮到我们班照毕业照了,照毕业照时,不许吵,要静悄悄的,不要打扰其他年级学习,知道了吗?”

“知道了。”同学们欢呼雀跃的奔出了教室。

乔初语站起身来,离开桌椅本也打算走出门去照毕业照,却被沈从白喊住,那双眼睛异常犀利逼视着她:“你难道不好奇昨晚发生了什么?”

她的身形果然僵住,想起巷子口他打晕自己的一幕。心里一疼,眼一酸,雾气便环绕,咬咬嘴唇: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也没见到你。”

这样说,他应该放心了吧,她不会将那件事说出去的,给他添不必要的麻烦。

那一刻,沈从白头脑里一直都回荡着那句话: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也没见到你。

她的身影渐渐远去,他眼中复杂的目光还是没有散去,整个人就像被定住了般,像个雕塑僵在那儿,表情瞬间冻结了。

“高三(1)班集合!”班主任盯着夏日炎炎的太阳高呼着。

同学们一得令,便停了七嘴八舌的议论声,一时之间,一盘散沙便规规矩矩的集合。

乔初语捡了个偏左边的位置,那是个不起眼的位置。

旁边的树木投下来一片片阴影遮盖住了七月炽热的太阳,那时的太阳很刺眼,几乎所有的人都皱着眉头,半眯着眼,嘴角却挤出一丝笑意。

“大家一起看镜头!”摄像师高呼着。

“茄子!!”

卡擦一声,相机将那些个人影记录在了一张胶卷上,那一刻夏铄笑得灿烂,沈从白斜睨着她的笑,唇角却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残酷冷笑。

照完相,人群便一窝蜂的解散了。

回到教室里,班主任早已等在那里,黑板上写着:“高三动员大会。”

乔初语知道这是又要开始一场精神的鼓舞了。

班主任霹雳啪啦的说:“高考期间要保管好自己的准考证,严禁考试期间早退……,这几天,你们好好的调整好自己的作息时间,尽量适应高考,你们明白了吗?”

“明白!”异口同声的回答响彻了教室。

教室后面的黑板贴着各个学生的志愿大学与梦想。

放学后,教室空空如也,乔初语站在贴满便利贴的黑板前,仔细寻找着属于沈从白的便利贴,她想要知道他心仪的大学是哪所。

一个角落里,一张红色纸条赫然的写着四个个字:南京大学。

她的心里顿时一阵,又看了看他的梦想。

一时之间,她心里有些吃惊,但更多的是惊喜,来源于一个女孩知道了心爱的男生的一些东西的窃喜。以至于那一整天,她嘴角都是藏不住的笑意。

她回过头来,却望见沈从白站立在门口,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:“怎么你对我很有兴趣吗?”

沈从白的眼神瞥了瞥落那双白净的手,那双手落在了一张便利贴上,他看见她小心翼翼的触摸着,眼中有着欣喜雀跃的火光。

那双落在纸条上的手瞬时像是触摸到了火焰般反射性的收了回来,手的主人似乎做错看事般低着头,细长的头发盖住了脸颊也盖住了她强忍在眼里的泪花点点。

那个人仍是不肯放过她,似乎想要她溃不成军。

他一步步来到她跟前,手指轻佻地抬起她的下巴,唇角触到她耳廊,一股股热气令乔初语打了个战栗:“你喜欢我对不对?”

她想要低下头,却被那双手钳住得生疼,无法动弹:“……”

是的,她喜欢他。

“你还不承认?你脸都红了。”那个人的唇角若有若无的滑过她的皮肤。

她无法拒绝也无法讨厌他,就像现在她没有力气将那具紧靠着她的身体推开。

理智告诉她,眼前的男人是危险的,可是她就是无法抗拒他,在爱情面前谁先爱上谁就输了。

他并没有拔掉她的衣裳,远处见去就像是一对情人在相互拥抱而已。

乔初语一阵颤栗,她当然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,可她就是无法拒绝眼前的这个男人。

门外一双眼睛盯着那两个人,眼神愤怒的盯着气喘吁吁的乔初语身上。

沈从白当然知道有人在外面,可这样不是更刺激吗?清明的眼睛注视着咬着双唇极力不发出声音的夏铄:“你喜欢吗?”

“够了!”齐粒实在看不下去。

她将乔初语脱离少年怀抱,沈从白好整以暇地整理着微乱的衣角。齐粒顿时心里串出丝丝愤怒火花,啪地一巴掌朝低着头无地自容的乔初语打去,并歇斯底里的吼叫着:“乔初语,你就这么贱吗?!看见个男人就脱裤子?!”

沈从白并不理会那两个人,他看也不看乔初语一眼便跨步离去,听到那个贱字时,他的唇角冷冷笑开了。

乔初语埋在齐粒怀里痛哭着,并不理会那一巴掌也多疼,也不理会齐粒现在上下起伏的胸腔里有多少愤怒。

她只是一个劲的哭泣,哇哇大哭:“爱情里面,谁先爱上谁就输了,只要他愿意要我,我什么都不在意,我什么都愿意为他做,不在意他有多少个**,只要他愿意多看我一眼…”

“他不爱你,如果他爱你,你会变成吸血鬼,如果他不爱你,你会变成一具干尸。”齐粒怒气渐渐平息,转而劝着她,语气里多了丝叹息。

乔初语眼泪似乎怎么也流不够似的,哗啦啦的流个不停,就像是窗外忽然的雷电雨般。

“好了,幸好没有造成什大错,要不是我,你早就被那个沈从白糟蹋了,到时看你怎么办?!还好,还好,你的清白还在。”

齐粒是个比较乐观的人,气来得快也散得快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