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 : 为妃申冤
书名:夫人要翻身:大人和离吧 作者:方笙 本章字数:2145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14:29:27

谢语书拉住了准备离开的两个婢女,有些气愤的说道:“这好说也是一个贵妃。你们怎么能够这样对她的生死不闻不问?”

两个婢女从一开始就没有关注到在一边站着的谢语书,看到这时的谢语书这样生气,有些害怕的连忙跪了下来。

一个婢女说道:“不知奴婢冒犯了您,还请大人恕罪。”

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身份这样重要,冷冷的看着这些拜高踩低的人,说道:“哦?这时候倒是觉得自己的错了?为什么知道身为贵妃的女人,你们却是不闻不问?”

一个婢女声音颤颤巍巍的说道:“并不是奴婢拜高踩低,只不过是这个贵妃并不是名副其实的贵妃。他只是先皇用来代替自己先皇后的人。”

谢语书奇怪的问道:“所以说她只不过是先皇的一个代替品?为什么一定要用她来当?又为什么能够这样一直疯下去。”

婢女先是慌慌张张的看了看周围,确定周围只有这两个婢女之后说道:“大人,您可否知道从前皇帝的身份?从前的皇帝一直都是最辛苦最累的那个人。”

谢语书继续问道:“为什么说皇帝之前会很累?”

婢女叹了叹气,又说道:“你要知道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面的人,都是经过了很多的事情,才能够有现在的这些成绩。不然只能是成为刀下的亡灵。”

谢语书这一想想,难怪之前的龙闫对待任何与自己作对的人,都是十分阴狠的。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心软,谢语书依旧是等着这个丫头解释。

可是这个丫头不想说下去,谢语书还是想要知道的催促着她说道:“你就放开了说吧,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,之后我是不会多说一句话。”

婢女听到了这个话,继续说道:“之前的皇帝年少的时候便是一直都没有看过自己的母亲,据之前的宫中服侍年纪大的人所说,皇帝的母亲原本是先皇后,但是一直都在先皇后那里不得宠。”

谢语书又问道:“这皇上之前肯定是一个值得重视的人,为何皇帝要将他交给皇后?”

婢女摇了摇头不再说了,谢语书也是没有多问,看着另一边的云景却是没有多少的面部表情。似乎对这个事实没有多大的感触。

两个人就这样一同慢慢的走过去,却是看到了另一边那个女人的尸体还是在江边,没有人去管她。过了一会儿只是来了几个太监,将她脱了出去。

谢语书看着面前的人,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像拖物件一样出去。谢语书叫住了这个人,说道:“好生安葬,所有差错一定不会轻饶你。”

那人听到了谢语书的威胁,却是没有多少反应,还是一脸的呆呆地,谢语书递给他了一些银子,继续说道:“这些钱应该是够用了,剩下的自己收着。”

交代好之后,谢语书和云景还是沉默,云景却是对这件事情闭口不提,谢语书更加好奇想要问。

云景也是明白谢语书想的,提前说道:“这一次的事情你大概也是有可以一些想法,至于其他的事情只能是我们一起去留意了。从小就是对于龙闫的概念很少,所以也是没有多余观察过这些。”

谢语书点了点头说道:“是啊,这些事情能够让我们了解的只能是表面的这些,但是总是感觉刚才的那个女人一定会与龙闫有关系。”

云景撇过头看着这语气问道:“你是怎么肯定的?”

谢语书回想起来之前遇见这个女人的时候,她说过的话:我的儿,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,还有这个狗皇帝的女人,早晚有一天他会知道的。她一定会明白,现在的人都是假的……都是假的!

这样看过去还真是疑点重重,云景听过之后也是回想起了关于萧淑妃的事情,缓缓道来:“关于萧淑妃的事情,从前只是知道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先皇的最宠爱的贵妃。只不过因为这个女人心思太过狠毒,所以才会被打入冷宫。”

云景说完之后谢语书但是觉得很多东西都是对不上的,包括这个女人说过的话,还有这个女人刚才的举动,一直都是奇奇怪怪的。

关于那个女人口中的儿子,一直都是一个很迷糊的人。谢语书也是继续说道:“这个女人口中的人会不会就是龙闫?”

云景有些惊慌的说道:“有些事情你就不要直接说出来,毕竟隔墙有耳,知道了也不要说出来了。明不明白?”

看到云景的反应这样大,又有些坏坏的笑道:“原来我们的云大人也是这样一个胆小的人啊?”

云景划了一下谢语书的鼻子,语气有些怪罪的说道:“你以为这件事情能是这样想说就说的吗?不知道现在为什么会对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这样少吗?”

谢语书摇了摇头,还是故意说道:“我就是不知道啊?怎么了?相公还想给我讲道理?语书最不喜欢的就是讲道理。”

云景看着现在的谢语书一直都是一副顽皮的样子,还真是拿她一直都没有什么办法了。谢语书吊儿郎当的看着远处的莲花,又看了看云景说道:“你说那个女人是怎么样死的?”

云景也是一脸的无奈,看着远处的江边,那里的一朵红色的莲花已经缓缓地低下了自己的“头”,不过一会儿便是已经花败了。

云景看着一直站在自己面前的谢语书问道:“你为什么这样在意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明明没有和你有多余的关系,为什么一定要查出来个水落石出?”

谢语书摇了摇头说道:“有一些事情,不能够让一个女人受一些冤屈,毕竟她曾经也是一个辉煌的人,毕竟她也是有过一段很好的时光,不能够说抹去就抹去。后人对她的泼脏水已经够多的了,总有人要为她申冤。”

云景不明白这些事情,若是能够不去多做的事情,自己是从不会多管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