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前缘
书名:绝品上神的修仙路 作者:沐籽晓宴 本章字数:2281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07 17:21:45

“啊,他们是来杀我的?怎么办呀,”雪儿紧蹙眉头,难怪昨夜师尊要带我走,他定是算到了这一切,早知跟师尊走了,省得昊辰左右为难。

“君上呀,满城百姓要暮府给他们一个交代,为何祭龙祖君上的辇子被烧毁,昨夜拜水神君上坐的花船又被砸了个窟窿?”胡须花白老迈官员道。

“是呀,君上您清醒清醒吧,都是它带来的这些不祥之兆呀,”官员甲指着雪儿痛心疾首道。

“昨夜那洞是我砸的不假,可那辇子不是我烧的呀,怎都耐在我的头上?”雪儿蹙了蹙眉嘟着嘴嘀咕道。

“君上,诛了它,还赤日城一片安宁。”胡须花白老迈官员道。

官员们七嘴八舌嚷道,“诛杀小妖,诛了它,诛了它,诛了它。”

“不,不,这一切与它无关,不管雪儿的事,”君上摇了摇头,手臂护着雪儿,生怕有人突然袭击它。

雪儿紧蹙眉头,“昊辰,别跟他们废话,要不让他们试试我的绵绵软骨散。”

“雪儿不要,”暮昊辰眉头紧蹙摇了摇头,你不可再做任何动作,会激怒他们的。

“哦,那就任由他们这样怒吼,咆哮,”雪儿乖乖地趴在暮昊辰怀里。

暮昊辰心想母亲挺喜欢雪儿的,不会下令诛杀它的,若事她要杀雪儿,随意派几个侍卫便将它拿了去,定是有蹊跷,便厉声吼道,“我母亲呢?锟将军,你把我母亲怎么了?你说的本君不信,我要见我母亲。”

“君上,您真是好孝心呀,夫人都被您气病倒了,躺在榻上呢。”锟将军嘴角掠过丝丝讥讽的笑。

“黎羽,快去把母亲请来,”暮昊辰扭头对黎羽道,母亲的病早好了,你这笨蛋,原来是你对我暮府图谋不轨,老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吧。

“唯”黎羽行礼后,便冲后门迅速离开了。

锟将军打开手中卷轴,“君上,别忙活了,夫人定是不会来的,夫人旨意在此,清君侧必诛妖孽。”

“大胆,敢对神兽不敬,雪儿不是妖孽,她是神兽,”暮昊辰厉声道。

“愣着干嘛,上呀,把君上手中的小妖抢过来,你们没瞧见那小妖将君上魅惑得神智不清了吗?”锟将军朝侍卫们吼道。

“大胆,我看你们谁敢来,都反了不成,”暮昊辰厉声呵斥道。

侍卫们又愣住了,他是君上,到底上不上呢?

“君上被魅惑了,神志不清,你们也神志不清嘛,别伤着君上便是,只管将他怀中小妖夺了来,即可,”官员甲道。

“咳、咳、咳,诛杀妖孽,救君上,解百姓之恨,”老迈官员激动道。

十几名侍卫们蜂拥而上。

冬青在一旁急得嚷嚷道,“别伤着君上了,别伤着君上了呀……。”

“雪儿、雪儿……,”暮昊辰拽着雪儿紧紧不放。

雪儿瞅着那么多只爪子朝它伸来,没法子了,乾坤袋里掏出一针醉,向侍卫们射去,侍卫们齐刷刷倒下。

暮昊辰也“噗通”一声倒下了。

雪儿尴尬笑道,“昊辰,慌乱中,我把你也射到了?”

暮昊辰摇了摇头,“没有,雪儿射得很准,你快逃吧。”

“那没射着你,你为何躺下,这个时候你还与我玩笑?快起来,我们一道逃吧。”雪儿瞪着暮昊辰怒道。

暮昊辰摇了摇头,“你走吧,我是君上不能走,况且我还放不下母亲。”

“瞧瞧,还说不是妖,看看它使妖术了,”锟将军指着满地躺着的侍卫。

官员们见彪悍的侍卫全都倒下了,吓得不敢靠近,战战兢兢七嘴八舌议论道:

“妖,妖孽呀,”甲官惊慌地吼道。

“妖,妖,该当如何是好?”乙官颤颤巍巍道。

“妖,君上还在它手里,该咋办呀?”丙官眉头紧锁。

“完啦,完啦,全完啦,”甲官愁眉苦脸地嚷道,慌了神,没了主意。

“妖、妖,没有捉妖师,赶紧逃、逃吧,”丁官结结巴巴道。

“诸位大人且慢,我早已寻来十二钱捉妖师,专门来对付这小妖的,”锟将军嘴角微微上扬,小妖你就受死吧。

冬青瞧君上躺在地上有些不对劲儿,走进一瞧惊呼道,“血、血、君上流血了,快快唤药师长,唤药师长来。”

雪儿听着官员们叽叽喳喳地谈论,认定我是妖了,看来不离开也不行了,便起身准备离去,可听冬青这咋呼地喊叫声,紧张地问道,“昊辰,你受伤啦?”

“不碍事,皮外伤而已,你快走吧。”暮昊辰眉头紧锁,心急如焚,你倒是快逃呀,没听见都请来了十二钱捉妖师吗?这锟将军早就计划好了的。

雪儿摇了摇头,手伸进乾坤袋中,掏出一个白瓷长颈瓶,扒开瓶塞,倒出一粒雪白药丸,递给暮昊辰,“生肌丸,昊辰,快服下吧。”

暮昊辰接过生肌丸,放入口中,右手将雪儿扒到地板上,“雪儿,药我服了,你快走吧。”

雪儿站在地上盯着浸湿昊辰衣衫的鲜血,吓得泪水夺眶而出,“昊辰,你不是说皮外伤吗?怎流这么多血。”

“别管我,没事的,你快走呀,”暮昊辰咬牙道。

雪儿一个劲儿的摇头,“呜呜呜”地哭泣道,“不,我不要离开你。”

“我真没事,你瞧他们,捉妖师都请来了,你快走吧,”暮昊辰请求道。

“捉妖师,何所惧?我乃仙子,昊辰,无需担心,我先替你止血,你让冬青来帮你侧卧,”雪儿手又放入乾坤袋中摸索,掏出一个小金瓶。

“你怎这般不听话,你走,你走,走得远远的,我何需你一只兔子怜悯。”暮昊辰厉声道。

“昊辰,你快让冬青帮你呀,我瞧瞧伤口,为你上药,”雪儿摇摇头哭泣道,你都这样了,我怎忍心丢下你。

“你走,我不想见到你,就是因你,我才受伤的,你走呀,你走,”暮昊辰眉头紧锁,痛得失去知觉,雪儿你快走呀,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,我这样了也护不了你了。

雪儿蹦到冬青跟前,扯着他的衣衫,指指暮昊辰。

冬青扯回衣衫,瞪着雪儿斥责道,“都是怪你,把君上害成这样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